时间伪证

是记忆做了伪证,所以时光才能轻易将我束缚。
我一遍一遍重温的幸福,是没有你的未来。
——题记
09:20
夏目,该起床了。夏目睁开眼便看到了一脸宠溺看着自己的名取,不由露出了一个微笑,名取桑,早安。。
09:43
名取桑,你今天不用工作吗?夏目一边吃着名取准备的早餐一边问道。今天我的时间都是夏目的哦。名取笑眯眯的答道。
10:15
游乐园里热闹非凡,有年轻的情侣,也有带着孩子的父母。名取桑,大家都在看我们。夏目有些不习惯的皱眉,没办法,谁叫我太闪亮了啊!回应夏目的是名取的招牌闪亮微笑。无奈的横了一眼男人,夏目赶紧拉着男人跑路。
10:45
据说在摩天轮升到最高点时接吻的情侣就会一辈子都在一起哦。狭窄的包厢中,在摩天轮升到最高点时,名取探身吻住了夏目。那一刻,夏目听见耳边都是幸福的声音。
11:37
夏目今天玩得开心吗?嗯。夏目点点头,从来都没有人带我来过游乐园,说到此处声音渐渐低下去。以后只要夏目想来,我都陪夏目来。名取安慰的揉了揉夏目的头发。谢谢你,名取桑。夏目主动投进男人怀中,说好了,只要我想来,你就要陪我来。
12:32
夏目,你觉得这家餐厅怎么样?
牛排的味道很不错。
我说的可不是这个。名取探身将原本坐在对面的人拉到自己身边,毫不避讳的吻上了少年的唇。是环境哦。许久被吻得面红耳赤的少年才被放开,然后发现了名取所说的环境,这里所有的座位都被一盆盆植物、藤蔓隔开,虽是大厅却有着和包间一样的掩蔽性。
14:20
电影院今天放映的是最近很火的一部由名取主演的电影,主要是讲述平安时代的阴阳师安倍明夜与他的式神崶的除妖故事。夏目看着屏幕,不由想起了那次周一去拍这部电影,因为选的取景地方景色很好,于是把自己带上了,结果导演一看到自己马上说自己很符合崶的气质,一定要自己演崶,又说反正崶一直带着面具也不会给自己带来困扰,等等,说了一大堆。最后周一也不得不同意了。
影片最后定格在安倍明夜向崶伸出手的那一刻,“夏目,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名取在屏幕彻底暗下来的那一刻在夏目耳边轻声说道,下一刻,所有灯光打开,夏目看着名取温柔的笑脸,主动伸手牵起名取的手“恩。”
17:35
夏目晚上想吃什么?
名取桑做的都可以。
真好养,名取温和的揉了揉夏目的头。
20:19
来,夏目,快许愿然后吹蜡烛。
我希望以后的每一年生日名取桑都能陪着我。
这算什么愿望啊,我当然会一直陪着你了。
22:46
夏目,晚安。名取温柔的吻了吻夏目的额头。
晚安,名取桑。夏目露出一个幸福的微笑,习惯性的在名取怀中寻到一个合适的位置安然睡去。

客厅中的斑看着卧室的方向,眼中闪过一丝疼惜,下意识低头看着自己爪间的旧报纸,只见报纸上用极大的黑体字写着、著名艺人名取周一离奇死亡,不知何处而来的风把报纸吹的簌簌作响,隐约可见报纸上角的日期、2014年7月1日。

一念思量,名为变化


“王,远征尸魂界的幻域十域已全部集结完毕。”
“王,远征灵王宫的断域已全部集结完毕。”
王座上一直面无表情的橘发男子神情终于有了一丝波澜“尸魂界…”王者叹息般的吐出这三个字,带着无尽的怨恨。
尸魂界的代理死神黑崎一护已经死了,在浦原喜助为他挡下尸魂界的追杀重伤倒地,却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将他送入幻界的那一刻,黑崎一护就已经死了。现在活在幻界的王浦原一护,只是一具空壳,一具只为复活而活下去的空壳。
一护喉中突然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笑,因为惧怕他的力量会成长到无法控制的地步,尸魂界下达了抹杀他的命令,让浦原为护他而死,可是如果不是尸魂界的抹杀命令,如果浦原没有死,他终其一生也不会背叛尸魂界。现在,他就如尸魂界所愿,毁掉尸魂界吧,这样肮脏腐朽的世界,还不如被毁灭。
“传令第十一域域主涅打开前往尸魂界的门,由第一域域主蓝染带领进攻尸魂界,另让断域前往无念宫,从无念宫第七门进入灵王宫。”
“是。”
幻元271年,幻界大举进攻灵王宫与尸魂界。
幻元289年,尸魂界覆灭。

【尊礼致郁十五题】其一:未点燃的烟〔宗像礼司〕

这是最后一根烟了。
距离那天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周。
他并不喜欢烟,身为冷静自持的青王,对于这种可以麻痹人心神,诱人上瘾的东西一向不怎么喜欢。
偏偏那人,却最爱这种东西,常年吸烟身上也总是带着劣质的烟味,虽然和他在一起后有所收敛,但在吻他时,却还是能在唇齿间尝到烟味。
这样想来,就算自己没有在学园岛斩杀他,那人也会因为吸烟过多而英年早逝吧。宗像的嘴角轻轻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
blue sparks
这是他们在一起后那人最爱的烟,那时他曾以为那人是爱着他的。
可是,现在想来,大概只是一厢情愿罢了。
他可以为了十束多多良去死,却不肯为了宗像礼司活下来。
明明知道就算是王,斩杀同等地位的王也会有负担,却任性的把所有的负担都扔给了他。
亲手斩杀挚爱之人。
那样残忍的人,应该忘了的。
可是
宗像将最后一支烟放回了烟盒。
今生终究逃不脱放不下忘不掉。

我想,我该告别浦一了

今天,死神终于完结了。
呵呵,一织!一织!一织!!!而我的信仰店长,他瞎了!瞎了!那样惊才绝艳的店长,他的眼中再看不到色彩!曾贯穿了我整个大学生涯的死神,竟然是这种结局,这种我最难以接受的结局。
不是不知道浦一是不可能的,我也从来没奢望过98会真的让店长和一护在一起,可是我曾想过死神终结于一护年少之时,他还未曾爱上任何人,或者再差一点一露,我也还勉强可以接受,可是为什么是一织,我最无法接受的一织?
死神,已经无法再爱了。店长依旧是我的本命,可是浦一,我要开始淡忘了,虽然也许很难,毕竟是那么多年的本命,可是没关系的,总能忘记的,总能忘记的。
在浦一已经支离破碎后,突然没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了。
再见,我曾深爱的浦一。

妖时未至☆菱垣


“你是……菱垣吧。”
那是我第二次见到那个名为夏目贵志的人类,在他的婚礼上。
那个人类穿着白无垢与身着纹付羽织袴的除妖师站在一起,眉眼间是幸福的痕迹。
他的身边围着很多的妖怪,那些都是被他帮助过或者归还了名字的妖怪,这是一场只有那两个新人和妖怪参与的婚礼。
作为被他归还名字的妖怪,我也受到了邀请。
让我惊讶的是,在看到我的第一眼,他就想起了我的名字。
果然是和他那个粗心的祖母完全不同的人类啊。
玲子让我变得更加寂寞,这个人类,却让我感到温暖。
“夏目大人,我可以留在你身边吗?”我忍不住这样问道。
“不行哟!”他轻轻的笑起来,笑容温暖干净“菱垣是十分怕寂寞的妖怪吧,我是人类,不能活太长久的时间的。”
因为没有太多牵绊所以不会在失去后寂寞吗?
其实,已经不会再寂寞了。
因为遇见了温暖的光。
所以,
不会再寂寞了。
“那么祝夏目大人和名取大人百年好合。”我在最后这样说着慢慢走进妖怪之森。

写给宗像

我亲爱的宗像,他还要再这样多久呢?这样一直一个人,带着亲手斩杀挚爱的绝望,带着终其一生的单恋,带着不能言说的悲哀,一天一天,一月一月,一年一年,老下去。
当白色染上他的发,当皱纹爬上他的脸,当岁月侵蚀他的年华,当他老死,他爱的人不在他身边。
当他踏过奈何桥,那个他爱的人却早已投入下一个轮回。
他一直只有一个人,在那个人死后,他只能一个人了。

自制 看了那么多尊礼视频,终于忍不住动手了。提起尊礼就觉得遗憾,尊礼就是大写的虐啊。第一次制作视频自我感觉各种渣啊,还请不要嫌弃,谢谢~~

关于穿越、平行世界、改变历史

穿越,无法改变历史。
你以为改变了历史,那么,你脑海中记忆中的历史就应该是你所改变的历史,于是你只是创造一个必然的历史而非改变,因为历史在过去,而你在未来,过去总会比未来更先出现,那么,如果有人改变历史,是否所有未来人的记忆都会被刷新重组?但是,那个人也是未来人,所以他的记忆也会被刷新重组,那么他就不是改变历史,而是创造历史,但是如果历史便是那样,他有可能就并不想改变历史,而他不改变历史,历史就会回到之前,于是矛盾了。
所以,也许改变的并不是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的历史而是创造了另一个平行世界的必然历史。
世界由多个平行世界组成,每个世界的人会和另一个世界的人有相同经历,相同爱好,相同面貌,一切都相同,所以也许你一觉醒来,看到的朋友,其实并不是你的朋友,而是另一个平行世界另一个与你相同的人的朋友,这个世界其实也许并不是你的世界了,但因为他们相同,所以你未曾发觉。
那么如果一个平行世界历史改变,大概他就不会是平行世界了吧。所以,你能改变的,也并不是平行世界的历史,而是一个未知世界的历史。
于平行世界而言,只要出现一点偏差,就不是平行世界了。

江湖过客

我在饮一壶酒,我在等一个人。
我从日出等到日落,终于等来了一个人,却不是我要等的那个人。来人面容苍老,目光沉寂,他慢慢坐下,倒满一杯酒,一口饮尽,然后缓缓开口‘’花满楼死了。‘’
‘’哦。‘’我再次饮下一口酒,神情并无半点波澜。
西门吹雪司空摘星看着我“现在江湖上出现了一名剑客,传闻他的剑之快,天下无人可以接住”
我没有说话,只是起身缓缓离开。
我已经老了,江湖风云起,多少英雄出少年,却也只有少年,才是英雄。
随手将手中的酒抛出去,酒坛落地,清脆的裂地声带来些许的酒香,这是陆小凤最爱的梅霜。陆小凤,我无声一笑,果然人老了就爱忆起当年。
陆小凤早已经死了,死在了五十年前我的剑下。据说他的灵犀一指可以接下天下所有的武器,可是他没有接下我的剑,所以他死了,在最负盛名的时候死了。从此万梅山庄少了一个每年梅花来时便会前来饮酒的四条眉毛的陆小凤。
又两年,每年陆小凤忌日时,风华绝代的花家七童花满楼便会前来与我饮一坛梅霜。我依旧每年酿梅霜,只是少了那个每年会来狂饮海喝的人,梅霜便一年年在酒窖中增多。我只是偶尔会想起,我曾娶过一个名叫孙秀青的女子,我曾有过一个名叫花满楼的朋友,我曾杀过一个名叫叶孤城的绝世剑客,我曾爱过一个名叫陆小凤的人。
回到屋中,我拔出我的乌鞘长剑,即使五十年没有出过鞘,剑身仍是那般的光洁锋利,惟有剑尖一点血污,那是陆小凤的血。
曾有江湖传言,那是西门吹雪一生惟一一次杀人后没有吹血,却比吹血更加寂寞。乌鞘长剑也就此尘封,淡出世人眼中。
我看着我的手,它满是皱纹,几乎握不住剑了,这已经不是一个剑客的手。当年我们纵马江湖,快意扬鞭,只是侠士终老,江湖里我们都只是过客。
我曾出过一次庄,江湖上流传的早已不是我们的故事。没有“一剑西来一剑东”的白云城主叶孤城;没有“一剑霜寒四十州”的万梅庄主西门吹雪;没有“公子如玉动天下”的花家七童花满楼;没有“偷王之王”司空摘星;没有“灵犀一指”陆小凤…什么都没有,有的是一场新传奇,一场段新故事,一个新江湖。
属于我们的那个时代,那个江湖早已远去,江湖代有豪杰,我们只是江湖过客,留下过一段传奇,然后消失。遗忘,是必然,我们,只是故事。
少年意气入江湖,纵酒仗剑学风流。江湖代有豪杰出,临了终知皆是客。

5月5日
今天雷欧力没有出门,因为今天是小杰的生日,每年这一天奇犽都会前来和他一聚,想想他们曾经的四人组,现在却缺失了一半。等等,4人?明明是3人,他,小杰,奇犽,为什么自己会想到4人。一阵头痛袭来,不能想了,雷欧力摇了摇头,暂时把这件事放下。
片刻后,敲门声响起,打开门,果然是奇犽,银发的青年早已褪去了当初的跳脱,变得沉默而冰冷。在小杰死的那一天,奇犽就把自己封筑在了厚厚的冰层中,再也得不到救赎。也只有每年这一天在自己这里奇犽才会显示出几分生气,因为自己大概是世上唯一一个会和他回忆小杰的人了。
两人坐下,没饮几杯酒,就又听到了敲门声,打开门,是一个雷欧力完全没想到的人,西索!
西索却没有看他,而是直直看着奇犽“小杰在哪里?”
奇犽定定的看了西索半晌,终于起身“我带你去见他。”
失美乐湿地危机重重,但对现在的三人来说,却根本不值一提,最终,他们停在了一片原野上,那里有着一座被念力保护得很好的坟墓
“他死了,我按照他的要求把他埋在了这里,他说,他想要在他爱上你的地方长眠。”奇犽闭上眼,仿佛又看到了那天,苍白虚弱的小杰紧紧抓着自己的手腕说,奇犽对不起,奇犽,请你一定不要让西索知道我的死讯。心脏撕心裂肺的疼痛,就算最后陪在他身边的是他又如何,他爱的终究不是他。
西索的手划过墓碑,眼中是彻骨的哀伤,小杰我会在这里陪你,一直陪你。
看着西索悲伤的样子,雷欧力只觉得莫名的熟悉,似乎,自己也曾那么痛过。
“这个给你。”西索突然向他扔出一物,条件反射的接住,冰凉的触感,心里不停的告诉自己不能看不能看,可是终究忍不住的低头,然后大脑剧烈的刺痛,昏过去之前他看清了,手中的,是一副繁复精致的手链。

——————————————————————

雷欧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他在船上认识了一个少年,那个少年有着一张极美的脸,笑起来会让人感到春暖花开,他们成为了朋友,他们一起参加了猎人考试,他们互帮互助,他们都通过了猎人考试。
他们为通过猎人欣喜,却不知,那正是悲剧的开始。
那之后,他们暂时分别,一个为了成为医生而努力学习,一个为了报仇而努力修炼。
再见时,那个少年身上的冰冷让他心痛,他用自己的念力化为的为报仇而存在的手链,困住了仇人亦困住了自己。
幻影旅团诈死后,本以为大仇已报的少年,在公园里对自己重新露出了初见时那样纯粹美丽的笑,那时曾以为一切已尘埃落定,却不知悲剧才刚刚开始。
在知道幻影旅团只是诈死的少年几乎崩溃,所以明知那是一条不归路,雷欧力也只能目送少年离去。
雷欧力发现自己爱上他是在幻影旅团事件结束一年后。
那天他依旧在家里温习医生的知识,突然响起的敲门声打断了他的学习,打开门,就看到满身是血的少年倒在家门口,他将少年抱进屋,为他换下染血的衣物,为他清洗身体,为他处理伤口。
少年醒过来时,他就坐在床边看着少年,所以他第一时间发现了少年醒来,他很开心。因为少年的手也受伤了,所以他就端着温热的粥一勺勺喂给少年,看着少年安静的喝粥,雷欧力的心突然悸动不已。
酷拉皮卡,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不自觉的就说出了这句话,然后猛然醒悟过来“啊…那个…我…”雷欧力瞬间手足无措,语无伦次的想要解释,却听到一个轻轻的“好。”他看到少年苍白的脸上缓缓绽开一抹温柔的微笑,那一刻,雷欧力觉得自己看到了海枯石烂。
他们就那样在一起了,少年的伤很重,足足修养了一个月伤口才堪堪结疤,雷欧力细心的照顾着少年,却没有问一句少年的那身伤是怎么来的。他在等少年愿意告诉他的那一天。
而他也等到了,伤好后的少年告诉了雷欧力幻影旅团的覆灭,旅团成员悉数因为念力的束缚而死去,只有幻影旅团的团长库洛洛下落不明。最后少年露出了一抹释然的笑,他说,雷欧力,我终于可以放下了,我终于可以不用再费劲心思去杀人了。
雷欧力将少年拥入怀中,他说,以后无论如何我都会陪着你。
少年伤好后,又继续旅程了,不同的是这一次,雷欧力与他同行。
他们去过很多地方去寻找火红眼,比特城是最后一站,他们打听到最后一对火红眼在比特城富豪巴萨温手里。
少年说“雷欧力,等找到最后一对火红眼,我们就回去窟卢塔,将族人们的眼睛葬在故乡,他们就能得到安息了。”
那时,雷欧力真的以为幸福触手可得,可是,谁也没想到,他们会在那里遇见库洛洛
整座城市被毁,奄奄一息的库洛洛嘴角带着诡异的笑,他说“酷拉皮卡,活着我得不到你,你就陪我一起死吧!”
仿佛所有的眼泪都要在那天流干,怀中的少年艰难的抚上他的脸说“雷欧力,替我把火红眼送回窟卢塔埋葬吧,那里是他们的家,葬在那里他们才会得到安息,然后把我葬在离你最近的地方吧,你在的地方才是我的家。”
然后,少年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是“雷欧力,忘了我吧!”
少年说的他都一一照做,他将36对火红眼葬在了窟卢塔,他将少年葬在了屋后,他也忘记了,屋后葬着他深爱的少年,名叫酷拉皮卡